侨乡广角

联系我们

  • 电 话:0663-8768460
  • 传 真:0663-8768463
  • 邮 箱:jyql@21cn.com
  • 地 址:揭阳市区马牙路北入口西侧揭阳市侨联大厦6楼

侨乡广角 > 风景名胜

春雨德安里
来源:揭阳新闻网 发布时间:2013/7/5

  春旱接着冬旱,一连好几个月未下过透雨。这天,清晨起床,竟见漫天灰蒙蒙的,是“旱天假雨意”罢。殊不料早餐后真个飘洒起断断续续的雨丝,使人感受着久违了的湿润。正是这天,应普宁市物业局局长吴流生之约,我和内人一同赶赴洪阳,在细雨的陪伴下,“走马”观看了向往已久的德安里。

  德安里,包括一座“百鸟朝凰”,两座“驷马拖车”,外加东侧的“方氏家庙”,占地近6万平方米,建筑面积达3万2千多平方米。如此大型的村寨,别说广东,就是在全国也属罕见。内人把车子停在空旷的寨前广场,我们一下车,寨门柱的一副对联即映入眼帘:“德与山河同万古,安如磐石奠千秋”。仔细一看,落款“选堂”,是著名汉学大师饶宗颐先生新近手笔。显然,饶先生所书的“德”,方耀是当之无愧的。作为潮州总兵,他清乡治乱,重教兴潮,可谓前无古人;作为广东水师提督,他防边御侮,气壮山河,乃至以身殉职。

  老寨是方耀偕同其五兄弟营造的,始建于1871年,共有房子百间,故称“百鸟朝凰”。与老寨同时兴建的还有供接待用的官厅和后楼、书斋等附属设施。族老引路,我们得以“升堂入室”。的确,厅房之多,真令人目不暇接,仅主祠“燕诒堂”就有7厅8房6天井。未及细观,我们又穿巷进园。后花园花树繁茂,一棵硕大的芒果树,一棵干粗3米多的仁妙树,7棵高耸云天的木棉树,树龄都已近140年,共同见证了德安里颇为悠久的历史。 从老寨往南,进入中寨。中寨为方耀四弟方勋所建,是潮式“驷马拖车”建筑。族老指着一处墙壁上的弹洞说,这是日本人的杰作。经过中寨主祠堂,祠后是一块空地。族老说,这里原是一座两层小楼,为日寇飞机所炸毁。我不禁接口说,可以考虑不重建,就留着作为日寇侵华的铁证!

  小雨在无声无息中加大了劲头,地埕湿透了,屋顶也都像是上了一层油似的,清亮润泽,虽尚未见淌水,古老的村寨已到处充溢着春的气息。我们打起雨伞,绕过粮所暂时占用的房子,又往南抵达新寨。族老续为介绍说,不同于前两寨坐西朝东,新寨坐北朝南,是方耀所建,也是“驷马拖车”的大型潮式建筑。方耀20个儿子中唯一的亲生子方廷珍,在新寨东侧加建了“方氏家庙”。至此,一座“广东罕见的府第式巨型建筑组群”,前后历经20个春秋,终于全部落成。

  据说,德安里是方耀烧杀马院桥村之后,强行“在这白骨如山的废圩上”兴建的。对此虽有强烈反对声音,但由于未见有关资料,也未作过实地稽考,我在撰写《方耀新解》时暂行搁置。这天“走马观花”之余,不免谈起了这一话题。我问道,听说近年出版的《曾国荃全集》对所谓烧杀马院桥村一事有明确答案,尚未及查阅,不知曾国荃怎讲?吴流生打开所带的一册《德安里》资料集,指着所录曾国荃奏疏徐徐念道:“查普宁县属向有马耳桥、永安乡二村,自咸丰年兵燹焚毁,遂成丘墟。其时方耀并未在籍带勇,两处居民非该总兵所能尽行驱戮。其永安地方,向系方耀族人方高鸣等在彼居住。”“至马耳桥乡,系由林、姚等姓凭中转卖与方耀”,“确有印契可凭查勘”。这时,一族老已返老人组找来2006年由岳麓书社梓行的《曾国荃全集》第二册,翻至奏疏部分,中有《遵旨查明总兵被参各款疏》,不难见到,《德安里》一书所录,丝毫无误。我不禁深感困惑:为什么历史总是像小姑娘一样任人打扮?为什么足可让潮人引以为豪的方耀,要为其辩诬会这么颇费唇舌?同为晚清名流的曾国藩、李鸿章、丁日昌等不是都早已得到公平对待?吴流生似乎看透了我的疑问,宽慰地说,稍可使人释然的是,伴随着方耀的骂名而被搞得一塌糊涂的德安里,在历经几十年的沧桑之后,已焕发生机。去年9月德安里入选广东省首批27个古村落之一;两个月后,又入选第五批省文物保护单位,这不能不说是令人感奋之事。同样令人感奋的是,从族老们口中,我了解到,经普宁有识之士长达4年的奔走呼号,普宁市委、市政府已于2007年毅然决定,由普宁市物业局成立德安里物业管理处,负责德安里的保护修缮工作。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,德安里已被整饬一新。在观光中,我们还欣喜地看到,有三座老屋已修葺完毕。

  雨下得更大一些了。德安里,昔日的蒙尘似乎已被春雨洗去。那些曾经模糊的历史印迹逐步清晰了。

  (编辑:李泽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