侨乡广角

联系我们

  • 电 话:0663-8768460
  • 传 真:0663-8768463
  • 邮 箱:jyql@21cn.com
  • 地 址:揭阳市区马牙路北入口西侧揭阳市侨联大厦6楼

侨乡广角 > 风景名胜

雨仙祖庙:圣者古庙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3/7/5

广州三元宫前骑牛牧童,正是揭阳本地神“风雨圣者”

  广州越秀山下应元路西有一座名气颇大的三元宫。三元宫正殿供奉的是三元神,分别是上元天宫尧帝、中元地宫舜席、下元水宫禹帝;此外,还有吕祖、老君、关帝、天后、鲍仙姑等,都有殿堂;而后殿东廊下墙角新塑有一骑牛牧童,目前失名,但稽之古籍,正是揭阳本地神“风雨圣者”。

  “风雨圣者”又称雨仙、大圣爷、仙爷等。据清乾隆本《揭阳县志》载,“风雨圣者”是桃山都人(今揭东县登岗镇孙畔人),宋乾道九年 (1165)生,父名乙,早丧、鞠于兄;9岁能唤雨,能以脚代柴烧;12岁入郡,代官祷雨,城中降雨积水三尺;后牧牛宝峰山顶,忽不见,传说成仙了,皇帝敕封“灵感风雨圣者”,立庙专祀,乡人遇旱,诣宝峰山顶焚香致祝,即降雨。近千年间,潮汕各地多祀“风雨圣者”,神像都是牧童。据不完全统计,现在潮汕各地尚有雨仙庙20多座,仅揭阳市便有10座。

  “风雨圣者”崇拜最迟应在清乾隆间出现于广州,这可以从乾隆朝大诗人袁枚的记载得到证明。袁枚在《续子不语》中记载,广东制军孙某祷雨无验,仙童为致雨,于是孙制军“命塑其像于五羊城‘三元宫’,题曰”羽仙孙真人“。袁枚的记载明白告诉我们,三元宫中塑了”孙“姓”风雨仙童“像,这正是揭阳神”风雨圣者“孙道者。但是,不知什么时候,”羽仙孙真人“塑像被毁了,袁枚的记载没有人去注意了,于是,重塑于三元宫中的牧童像竟然失名了。

  由于袁枚这一段记载的吸收,2000年1月,笔者借出差之便到了三元宫,“五一节”又再到三元宫,两次寻究这一尊重塑而又无名谓的骑牛牧童,但询宫中工作人员,都不晓为何神祇,更不要说道出根底。首次到三元宫,只见信众排队等看摸这牧童和牛,然后施钱,据说这能给他(她)们带来好运,但谁都说不出牧童是谁。再次到三元宫,那里竟然新挂了一张牌叫“太岁”,并指示什么生肖的人冲太岁,须到大殿去摸签。问一宫中人,也只能说是太岁,余皆不懂。我慨叹没找到设于三元宫中的广州道教协会的道中人,也慨叹何以偌大一个广州,如是一个三元宫,竟至于没有人注意到袁枚的记载,而让“风雨圣者”丢了户籍。

  又一记载:

  宋代,揭阳县桃山都登岗孙畔乡(今揭东县登岗镇孙畔村)出了个能呼风唤雨,行云布水的神童孙道者。不仅受皇帝封为“灵感风雨圣者”,而且被民众称为“雨仙爷”,立庙祭祀,许多村寨还将其供奉为“地头神”。

  清代《潮州府志》、《揭阳县志》、《海阳县志》、郑昌时《韩江闻见录》、林大川《韩江记》均有记述神童孙道者事迹。

  清顺治吴颖《潮州府志。第十卷轶事部》载:“孙道者,宋乾道间,有孙道者,桃山都人。九岁时,其嫂晒谷,道者曰:”雨且至‘嫂詈之。道者扬竿,雨随漂谷。嫂将炊,命采薪,道者曰‘我已有经火者’夜以足代薪而炊已熟。尝牧牛,以竹枝围之,牛不敢逾。年十二入城,见官府祷雨弗应,道者往祷辄降。淳熙中,牧宝峰山,忽不见。乡人旱,则诣宝峰祈雨云。”

  孙道者,宋乾道九年(1173)生,父名乙。道者幼失怙恃,当牧童,依兄生活。生俱慧眼,有奇异秉性,神清骨秀,非凡俗,灵异事多,被视为神童。九岁时,有一天,嫂子命他守谷防鸡啄食,他对嫂子说:“雨要来了。”嫂詈骂道:“烈日当空,怎会下雨?”孙道者以竿扬了扬,大雨果然倾泻,积粟漂沟。又有一次,嫂子渍米将炊,命他采薪柴,他说:“我已有供火者。”夜以足代薪而炊已熟。翌早,邻居的桌脚皆焦赤。他曾牧牛,与邻童共牧,于村后宝峰山巅,垒石成塔,高四五尺,不用泥灰。又于虎肚山上,留下足迹,臀痕和撒尿之沟,皆入石数分。十一岁时,淳熙十年(1183)潮邑干旱。府、道、镇三官,于潮州开元寺内,设坛求雨。他同兄往城卖米,顺便进开元寺逛逛,见一群父母官跪于烈日之下,祷雨无应,便说:“你们这帮猪官狗官,那里懂得求雨是怎么回事,若我来祷,雨可至。”人们告知府主,主命他祷雨。他便拿小竹笠向天一摇一摆,骤然乌云密布,雷声隆隆,倾刻雨降,城中水深尺余。官要赏他,不受逃归。时人便都说他是“人物中神仙也?”。府尹二报于朝,翌年,旨诏神童殿见。钦官至其乡,他逃至宝峰山巅。钦官跟至,他钻入塔旁大樟树中,白日升天,遁化归真,惟留头发和一拇指于树干上。官嗟异再拜,回朝复旨。帝敕封他为“灵感风雨圣者”,民称之为“雨仙”。乡人感其恩,将樟树伐下,刻成一尊头戴竹笠、肩荷锄头、赤足卷裤筒的圣童神像,在山巅建砖塔,在乡里建庙。凡天旱而到庙祈祷,“雨即应,灵验异常”。

  雨仙不仅在潮汕出名,还传播到香港、广州等地。清代文学家、大诗人袁牧(1716-1798)所著《续子不语》书中《仙童行雨》载:“粤东亢早,制军孙公祷无验,时值按临潮郡,途次见民众千余,聚集于前山坡上。遣人询之,云看仙童……制军闻是异,与司道群徒步往观,仰视一童子,背挂青笠,牛鞭插于腰际,立空中,制军以天旱为忧,便祝曰:‘尔果仙乎?能三日致雨,以救禾稼,当祠祀尔。’童笑而颔之。顷之,浮云一朵,迷失莫睹,制军也登舆行,俄大雨滂沱。数日内,粤境迭报得雨,遍满沟泽……制军于是命塑像于五羊城三元宫,题曰:“羽仙孙真人,香火甚盛。”

  今揭东县登岗镇孙畔村,村西有一座创建于宋代的“圣者古庙”,是全潮汕的雨仙祖庙。历经重修,珑玲典雅,富丽堂皇,神庙虽小,但名气大。民国九年(1920)揭阳县长谢鹤年曾游览至此,并赋诗一首:

  “至诚祷告雨连天,利及群生童也仙。

  胜地依然留脚迹,唏兮粪塔忆当年。”

  1927年,贺龙。叶挺率领革命军东征军,途经登岗,驻扎于孙畔村和圣者古庙内。革命军纪律严明,秋毫无犯,至今仍传为佳话。大革命时期,革命者彭名芳(烈士)曾于古庙内秘密成立农会,组织农民赤卫队。

  孙畔村正月游雨仙爷,最为隆重,队伍极为壮观。前面,大马头锣、高灯、彩旗开道;香炉杞、仙爷轿、三山国王轿、雷神轿、伯公轿、玄天上帝轿等,皆由四名恭敬而虔诚的壮汉扛抬;接着,是长长的男女标旗队;最后,是悠扬悦耳的锣鼓弦乐队。黎支队伍,从古庙前出发,浩浩荡荡,直连上宝峰山巅的“仙爷塔”,然后游回村中,接受村民敬拜。一连数日,村里大戏连台,灯笼亮堂,明烛高烧,巨香缭绕,气势非凡,人物如流,到处欢声笑语,好一派热闹景观。清代的郑昌时写了一首《迎神曲》:

  “披发兮蓬松,负笠兮从容,斗门兮邑南,神来兮云中。迎神于山兮,不如于宫。

  凄凄兮欲雨,飒飒兮其风,监执事兮有诚,慰汝民兮三农。

  三日五日兮沾足。雨金雨粟兮民富而年丰。”

  揭阳玉窖(今揭东县玉窖镇)雨仙庙,位于村东,枫江西滨。背负梅岭,面临枫江,左屏古桥,右纳三溪,形胜优美,气爽景清。这古庙,相传是清康熙年间,上乡有一老叟,偶得金身而建庙供奉。但这庙游雨仙爷风俗,与众不同,都在每年农历二月十六日举行。据说,跟南宋爱国诗人谢翱有关。相传南宋景炎年间,相国文天祥开督府于南剑州(今福建南平),出生于福建长溪的谢翱,倾尽家资,募乡兵数百赴国难,以布衣赞戎机,署咨议参军,随文相国征战闽、粤、赣。景炎三年(1278)其夫人产儿于潮阳舟中,取名“怀壶”,今为揭阳及毗邻市谢氏先祖。南宋祥兴二年(1279)正月初六日,文天祥在海丰五坡岭不幸被元兵所执,谢翱以智免,改换姓名与众兵逃至潮阳白土村。翌年二月十六日夜与乡兵、村民在海滨同庆宋朝的长春节(宋太祖寿延),遭元兵追问,以“拜风雨圣者”掩饰。但因有人告密,元兵剿村,谢翱得到好友刘潮帮助,携妻儿逃入海门,托于农户,犀夜赴闽。临别嘱夫人,他日不论落籍何处,务必以南宋少帝登极县名“翔龙”为居地名,且供风雨圣者,逢长春节祀之,代代勿替。此是揭阳县翔龙乡(今揭东县玉窖上乡)和玉窖圣者庙长春节游神的由来。到了清雍正十二年(1734),移居玉窖储才村的谢翱第十四代孙,庚戌年(1730)进士谢出类,重修了玉窖乡雨仙庙,然后集众议定游神盛会,并以先人怀念宋朝之法,把游神日定在每年农历二月十六日长春节。

  (编辑:李泽娜)